杜琪峰称《毒战》是"习作":逐渐让公安形象鲜明

昨日,杜琪峰在内地执导的首部警匪片《毒战》在全国上映。“南都观影团之《毒战》杜琪峰见面会”也于昨日在正佳广场飞扬影城举行。昨日来到现场的影迷都堪称杜琪峰和银河映像的资深影迷,杜琪峰和韦家辉面对踊跃的提问颇有耐心,对于影迷提出的每个问题,大到进内地拍片的挑战,小到银河映像会不会出20周年纪念册,都诚恳细致地回答。昨日的交流会还邀请了知名影评人魏君子、云中、虞晓毅参与。

作为老杜进军内地的第一部警匪片,媒体记者们为《毒战》能顺利过审而庆幸,将其视为杜琪峰、韦家辉对内地底线的一次成功试探;而影迷和观众们最关心的,则是他们如何在内地审查底线之上保持银河映像的风格。而影迷们亦比较满意,打出了4?.14(满分为5分)的平均分,也指出了一些遗憾。杜琪峰表示:“《毒战》当然不是银河映像最好的警匪片,它是一部习作,是面对内地底线拍出来的习作。希望我们的一小步会变成将来的一大步。”

A试探

拍缉毒公安离观众比较远,可能没那么反对

虞晓毅:杜导自己对《毒战》满意吗?

杜琪峰:过去五年里,我们国内做宣传整天被记者、影迷问“你什么时候上来拍黑帮片?你什么时候上来拍一些A?ction(动作)的电影?”说明内地的观众也很期待看我们拍黑帮片或警匪片。但大家知道的,我们在内地拍不了黑社会题材。后来我们想想,我们可以做警匪题材,每个国家都有贼有兵的嘛!我和韦生商量后决定,要不拍一部难度没那么高、送审难度比较小的试试。所以有了《单身男女》和《高海拔之恋》。在拍这两部戏的两年内,韦生和游乃海也不断在找关于公安的故事,深入了解。我们也在这两部戏中,学习到怎么和国内的人合作,怎样在内地拍电影。在这个过程中,韦生搜集了很多资料,但是其中有很多都未必能拍,就算拍也可能通过不了。后来韦生就想到,不如就拍一部追查毒贩的,这个题材在过审时应该没有大的问题。

如果这部电影完全说一个好警察、好公安的话,我想在13亿人口里,会有90%以上的人都扔我(鸡蛋)。所以韦生的设计就是,希望讲一群不是你们平时街上常见的公安警察,而是缉毒公安,他们是警察中的精英,他们尽忠职守,无私奉献,他们离观众比较远,可能拍出来大家就没那么反对。韦生是花了很多苦工在这部戏里面的,韦生写剧本的层次和深度、故事的设计都一流的,但我们面对最大的困难就是,写出来的这场能拍吗?拍出来的话会不会被剪?这不是我们最好的警匪片,我们原本可以放更多的东西进去。我们在找资料的时候发现,原来内地电影中并没有太多警匪片,所以它对观众来说很新鲜。最后的删减也不是很厉害,只是嫌我们枪战太多,剪了一半,另外一半是没得看了。不过,它算是很好很成功地把整个故事都保留下来,我们和韦生都很高兴。

虞晓毅:听说韦家辉先生搜集了很多资料,最后都没用上。能说哪些资料没用上吗?

韦家辉:我们不是选择在香港拍警匪片,既然选择在内地,就要提醒自己不能全部用以前自己的风格,但又不能丧失自己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在搜集资料的时候,我们也不是关注具体案件究竟是怎样,而是在脑海里去创造第一批警匪片的警察形象是什么。到底怎样才是一个好警察?这跟我们香港警匪片肯定是不一样的,所以我们也不停地和他们接触,未必是缉毒的故事,但起码在我们的作品中尝试创造第一批警匪片。

虞晓毅:影片中有一些很好玩的细节,比如跟踪毒贩的钟汉良,直到有人接手跟踪才能到路边尿尿,孙红雷把含片磨成像毒品一样的粉末,这些细节是你们跟警察谈,把它戏剧化了?

韦家辉:有些有聊过。比如,有一个警察去一个大城市执行任务,他们没有钱去住旅馆,就在车里等指示,也不知道在大城市要怎么查。当然我们不能慢慢讲。香港其实很小,一个点一个点相隔很近,上个厕所也是很方便的,但在内地也要忍得挺辛苦,所以片子中也会结合一些我们自己的感受创作。

B?挑战

本来想从天津拍到云南,但太难了

虞晓毅:听魏君子说,这个戏在最开始设计的时候,是像一个公路片一样,从天津一直过湖南、广州然后到云南,但最后只拍了天津一个地方。为什么?

杜琪峰:内地很大,有很多不同的文化,有一些东西会刺激到我们,让我们觉得需要在内地拍。韦生最早的想法是,故事从天津一直发展到湖南、广州再到云南的,而整部戏的发展,最重要的是这群这么精英的警察,他们为了抓到更多、更大的毒贩,一直不睡觉跟着古天乐跑,从北方一路南下再到西面,古天乐等到他们最弱的时候,就出手。希望拍成像美国的公路电影那样。其实美国人能做的我们也能做,但只在香港是做不了的,因为香港只有新界和香港、九龙,内地有这么大的环境,我们应该好好利用。但实际拍摄跟我们设想的不同。天津太冷了,而且天气阴晴不定,一天会有好几个情况,时间也不好捉摸,因为日照时间短,每天只能拍到很少镜头,原计划拍4天的内容,拍了16天。后来就没时间,演员没档期,也没钱了,所以大部分戏都在天津拍。

韦家辉:现在说得很轻松,但那8个月是很大的考验,整天在想到底要怎么办,在创作上的送审还好说,但拍摄的时候,你们在画面上看不到有多冷,但那时真的冷到不行。一直在拍也一直在调整,但就说不要把自己的东西改变,在这么多的改动之后把我们的heart保留在戏里。在戏的最后,很多警察都死了,其实我本来是想分开死的,在天津死一些,在云南又死一些,但云南没得去了,只好在这里死掉。

影迷:内地地大,不少物件的Size都大很多。渔场镜头向上拉,街道的镜头则向下压,这是刻意安排的吗?

杜琪峰:人多难配合,两条街都不够停车。得罪也要说一句,中国人挺难管的。在香港拍戏,如果剧组和群众说稍等拍完你们再过去,基本上99%的人都会遵守,有的甚至绕路走。但在内地只要把摄影机摆出来,就有一大堆人围上来,更不要说放一个古天乐在街上拍戏。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要学会尊重。

?


相关阅读:
英超直播 http://www.hetunzhibo.com/yingchao/